【站长猫猫温馨提示】如果网速不够而网页的下面部分不完整,请按F5刷新页面。谢谢!
《喝火令》笔记
来源:整理转帖 | 作者:站长猫猫 | 发布时间: 2007-05-28 | 903 次浏览 | 分享到:
说起一个词牌,我们常常会想起某个词人的名篇。比如我们说到《相见欢》,多半会想起李后主的“剪不断,理还乱”;说到《鹊桥仙》,秦观的“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或许会立刻出现在我们脑海中。那么如果我们说到《喝火令》呢?

《喝火令》笔记

    说起一个词牌,我们常常会想起某个词人的名篇。比如我们说到《相见欢》,多半会想起李后主的“剪不断,理还乱”;说到《鹊桥仙》,秦观的“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或许会立刻出现在我们脑海中。那么如果我们说到《喝火令》呢?
    最近着迷于一个词牌,叫《喝火令》。这里做一点笔记。

    《喝火令》相比较《相见欢》、《如梦令》等来说其实并不算是词友熟悉的词牌。著名的《白香词谱》里面的一百首词之中,竟然也并未将《喝火令》列入,足见它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并不为人注目。而根据康熙《钦定词谱》所载,第一个写《喝火令》的人是黄庭坚。
喝火令  调 见《琴趣外篇》
黄庭坚
见晚情如旧,交疏分已深。舞时歌处动人心。
烟水数年魂梦,无处可追寻。
昨夜灯前见,重题汉上襟。便愁云雨又难禁。
晓也星稀,晓也月西沈,晓也雁行低度,不会寄芳音。

 

    词谱后面补注:此词无他首可校。后段句法,若准前段,则第四句应作“星月雁行低度”,今叠用三“晓也”字,摊作三句,当是体例应然,填者须遵之。

    由于只此一首,所以后人填的时候均以此为例,平仄韵律只有一式,并没有可平可仄的中字。而且下片之中以仄韵两字摊开的三句,虽然并没有注明这三句中前两字必须相同,但这个也悄悄地成为了《喝火令》的潜规则,也是这个词牌灵魂之所在。

 

    关于《喝火令》其实记载的也就这些,甚至连起源都无从考究。填的人也以清朝居多,足见它流行的时间其实很晚。

 

    一个人喜欢一个词牌往往是因为一首词,又或是因为一个人。而猫猫喜欢上《喝火令》其实并不是因为黄庭坚的这首词,而是在读了清末女词人丁宁的词以后。

 

喝火令 

(月影侵帘,愁怀如织,书寄味琴)
丁宁

梦短愁难遣,愁深梦易惊。揽衣和泪下阶行。
又是月光如梦,庭户悄无声。
碧箪凉于水,忧怀沁若冰。万端尘恨一时萦。
记得相逢,记得看双星。记得曲栏干畔,笑语扑流荧。

 

    虽然黄庭坚的名气比丁宁要大很多,不过从这两首喝火令来看,黄庭坚的一首确实相比之下黯然失色了。人人的品位有所不同。猫猫读过那么多的《喝火令》,其中包括丁宁《还轩祠》里头的另外两首,她的这首个人认为始终无法超越,堪称《喝火令》的顶峰。

 

关于词人丁宁,下面摘录一些资料:

    丁宁,字怀枫,1902年生于江苏镇江(幼迁扬州,以扬州人名世),1980年卒于安徽合肥。
凄凉身世
    丁宁的父亲曾任满清裕宁官银局经理,原无子女,为防族人争家产,纳一丫环为妾,生丁宁。但丁宁“入世旬三萱荫(指母亲)失”,由正房夫人抚养长大。13岁时,父亲去世,孤女寡母颇受族人纷争之苦,家道中落。据丁宁1964年三八妇女节“忆苦思甜”会议上的一次讲话,其生母是养母害死的,父亲是叔伯子侄们害死的。她那时所填的一首词中说:“萧墙风起(指兄弟相争)折灵椿(灵椿指代父亲)”“早居绣屋暮荆榛。麻衣皆血泪,虎视尚纷纷。
    被父母视为“掌上珍”的丁宁,受到了很好的教育。她幼时随母诵唐诗,稍长分别拜扬州名士学习诗词、散文和骈文,并延师习剑。这些都为丁宁以后自立于社会,奠定了基础。
    丁宁幼时即被父亲许配给一位黄姓子弟,16岁时由母亲主持完婚,次年生女文儿。但其夫是一个吃喝嫖赌抽鸦片的纨绔子弟,夫妻感情恶劣。这使得丁宁对世俗幸福心灰意冷,17岁时又拜师学习了3年的佛学。文儿4岁不幸殁于病后,丁宁提出离婚,这在当时是移风易俗的石破天惊之举。母亲命其跪在亡父灵前,当着族众发誓永不再嫁,同意了她离婚。从此,丁宁被推入了在痛苦的感情折磨中泣血悲鸣的境地,终其一生都没能脱此窠臼。
舍身护书
    丁宁自幼悟性极高,25岁时开始在词的创作上崭露头角。1935年前后,她因此被聘为扬州国学专修学校教授古典诗词的老师。这意味着作为独居女性,她的“道德文章”得到了男性社会的认可。1937年10月日寇入侵扬州一带,次年1月丁宁奉母避居上海。4个月后母去世,她从此孑然一身,仅有的积蓄又在葬母中用光。丁宁先在上海代改大学课卷和代人补习诗词为生,1941年经人介绍到南京私立泽存书库任图书管理员。从此直到1980年逝世,她一直从事古籍图书的整理和管理事业,为保存、整理祖国文化典籍做了大量有益的工作。
    抗战胜利之际,她将泽存书库的门窗全部钉死锁牢,提着一把剑,几乎24小时看护书库。五十年代中期,丁宁曾对友人说,她一生中对国家、民族做的一件大事,就是面对日伪溃败后的散兵游勇(包括日伪一些上层军人)的刺刀,完整保护下来了泽存书库。这个书库是光复后的“国立中央图书馆”,以及解放后的南京图书馆(后来移名为江苏省图书馆至今)的前身,丁宁一直在其中工作。南京解放前夕,她又成功抵制了国民党要人劫取善本书籍的企图。
    安徽解放之初,一位领导人看到因长期战乱而流散出来的古籍,紧急筹款派专人四处收购,几年间所获号称30万册,乱七八糟堆满了几间屋子。1953年,丁宁被调到安徽省图书馆工作。1966年“文革”初期,一群狂热青年到古籍部“扫四旧”,库藏30万册古籍面临付与一炬的危险。64岁的丁宁又一次挺身而出,拒不执行某副馆长要她交出书库钥匙的命令,并一次次扑上去以身护锁,被砸锁的青年打得鼻青眼肿。这位1963年曾收到郭沫若亲笔信的老太太,满脸的鲜血和不要命的架势,吓住了青年,双方达成妥协。丁宁将青年引向家中,私藏图书1000余册和一些珍贵的字画、书信被烧,从而保护了国家典藏未受损失。今天,安徽、江苏号称古籍大省,丁宁功莫大焉。
    丁宁学识渊博,精通流略(研究古籍著录、分类的学问),安徽省图书馆建设初期浩繁的古籍整理和编目工作,是以其为主进行的。这方面,她尚留下《师友渊源录》、《安徽文献书目》、《室名、别号索引》(后两部系与别人合作)等多部极有价值的工具书。
长存人间
    丁宁一生呕心沥血于倚声,在词的创作上取得了很高的艺术成就。她的词师承南宋婉约派李清照,兼采众长,具有守律严谨、感情诚挚、清冷哀怨的特色。晚年,她从毕生的创作中选出204阕,分四卷,成一部《还轩词》。前三卷是1927年至1952年入皖前的作品,1953年以后的收入第四卷。她逝世后,安徽省图书馆的同志们又收集到她未收的诗、歌、词,计20首,成拾遗一卷,附其后。
    《还轩词》是丁宁对现代词坛的重要贡献,是她凄凉的身世感叹和炽烈的爱国之情的自然流露。丁宁在长达50多年的创作中,塑造了一个情谊绵长、泪眼难枯的抒情女主人公形象。她必将带着自身的芳馨,长存人间。

    【猫猫补注】关于丁宁的介绍文字摘自“诗三百论坛”

    http://www.shi300.cn/《前人风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