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猫猫温馨提示】如果网速不够而网页的下面部分不完整,请按F5刷新页面。谢谢!
同是广州人
来源:原创 | 作者:站长猫猫 | 发布时间: 2006-03-05 | 551 次浏览 | 分享到:
零六年一月,《羊城晚报》登出一系列文章,讨论关于广州市,广州人以及在广州生活是否幸福的问题。我生是广州猫,死是广州鬼。这个问题,自是要关心一下的。而有很多猫朋猫友不在广州,在广州的猫朋猫友又不一定看羊城晚报,看羊城晚报的嘛,也未必看到这几版……鉴于这个,我就不多说废话了,做做总结,添添补补,凑篇帖子给各位关心广州的友人。

同是广州人

    零六年一月,《羊城晚报》登出一系列文章,讨论关于广州市,广州人以及在广州生活是否幸福的问题。我生是广州猫,死是广州鬼。这个问题,自是要关心一下的。而有很多猫朋猫友不在广州,在广州的猫朋猫友又不一定看羊城晚报,看羊城晚报的嘛,也未必看到这几版……鉴于这个,我就不多说废话了,做做总结,添添补补,凑篇帖子给各位关心广州的友人。
    对这一系列问题的讨论源自这个“东东”——《2005年中国城市及生活幸福度调查报告》。这份报告是由某工商学院发布的,报告的结果显示:十大城市总体幸福度排行榜上,杭州、成都和上海位居前三,而广州的总幸福度及人情幸福度指数却排名倒数第一!广州被冠以“最没人情味城市”头衔。
    报上的第一篇文章提到:调查的科学性、权威性以及调查结论的逻辑性令人怀疑。据新华网报道,本次生活幸福度的调查通过网上问卷的形式进行,取得样本2371个。这个样本采集,是只对自己居住的城市作选择与判断呢?还是兼评其他城市?是仅限调查本地人呢?还是无论本地外地“通杀”?要知道,这十座城市,人口都在百万以上,2000多个样本,不到千分之一,难免以偏概全。因此有人在报纸上发表评论为广州叫屈:“幸福不幸福,广州人自己知道。但广州若因此背上一个‘最没有人情味’的恶名,就实在‘不抵’”。
    好了,事情的原委大概如此,至于在广州生活是否幸福,广州是否冷漠、没有人情味,猫猫在此简单做个叙述:
    第一,广州的淡定与务实
    这与讨论的问题有什么关系?唔,好像是没有。不过这是广州城的特质,而这种特质通常会被不了解广州的人们将之与冷漠等同起来。然而,猫猫以为:这不是冷漠!
    在此先提一句,上文提到的为广州叫屈的那位仁兄,我是非常感激他的,至少他应该非常热爱广州。不过我斗胆怀疑一下,他应该不是地道的广州人。因为,广州人不会为此而脸红脖子粗的。地道的广州人应该不屑于去做这些口舌之争。我相信,将这么一个消息告诉YJ,告诉Wennie,告诉DD,他们都应该会一笑置之的吧?呵呵……
中山大学中文系黄天骥教授,是地道的老广州。他对这个排名的第一反应是非常典型的“老广”反应:哦?排最尾?无所谓啦!以前广州还不是被人说过是“文化沙漠”吗?给人议论一下很正常,事实胜于雄辩嘛!在他眼中,广州能营造人心的平和与稳定,这就是广州给人的最大幸福。“无论面对非典还是禽流感,广州人为什么能那么淡定?不是广州人比其他地方的人更不怕死,而是广州人心中有数,没有对这座城市、对社会和未来的自信,又怎么会有这份淡定?” “天跌落来当被盖,为什么?因为有大家一起撑住嘛!”黄天骥笑言:这句俚语正是广州人互相之间有信任感、人情味的写照,这不是朝夕而成的,而是一种文化沉淀。
    广州的务实在哪里?
    报上是这样评论的:这里的人只做不说,不善吹牛,不会两杯老酒下肚就搂肩搭背称兄道弟,作两胁插刀状,非但自己如此,还劝诫后生仔要脚踏实地,不要“口响响,烧炮仗”,“三斤猪头得把嘴”。
    这位记者说得很正确。在广州长大的人从来都不会吹,侃。不会像北方人一样容易亲近,但却是实实在在。相比之下,许多北方人平时都天南地北,实际上只是夸夸其词而已。还有,俗语说得好:“数还数,路还路。”广州人的人情和金钱从来都分得很开。广州人不会打肿脸充胖子。吃饭打包也好、AA制也罢,似乎都是从这里逐渐北上的。
    第二,广州的自由
    谈到广州,在北京出生、上海求学、现在在广州工作的媒体从业人士黄小姐说:每个人都能在这里找到自己的机会与位置,有钱人有有钱人的快乐,没钱人有没钱人的活法,各自穿梭在街头巷尾生动而忙碌地呼吸着。什么阶层的人在这里都感觉自由、舒服,这就是广州的幸福。
    确实,当冷漠成为大城市的通病的时候,广州的表现确实是不错的。如果说北京与莫斯科相似到了极点的话,那广州则有点像俄罗斯的圣彼得堡。在广州并不像在北京和上海,通向成功的起点并不算高。还有,在广州有钱人有有钱人的活法,没钱人也有没钱人的潇洒。有时,看到坐在铁路边吃着三块钱一个的盒饭的民工也能笑得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我也会觉得,能够在这样一个自由而和谐的地方生活,确实很幸福!
    比较明显的还有宽松的政治氛围和开明的社会风气。喜欢自由的猫猫,自然是喜欢广州多于北京的了。
    第三,广州的平凡
    “所有的世界顶点和极端仙境,一落在广州这块土地上,就不可避免地变得平民化、本土化,不可避免被广州所融和,广州甚至为外来的麦当劳取了个相当广东化的名字——M记。这样一来,几乎所有的空降物原来清高孤傲的调儿逐渐被销蚀,到后来全都弥漫着一股子兴高采烈的、属于世俗的快乐劲儿。大街小巷的粥、汤和凉茶;乡土记忆的湛江鸡、清远鸡和生猛海鲜河鲜蛇虫鸟雀;就连广州的市花——红棉,也是一副不折不扣的平民风采。其争相竞放、怒然盛放之时,满目灿烂红花,她的身影遍布大街小巷,她的芳容任谁可睹。”一位文化人这样评价。
    是啊!有位兄弟(姐妹?)说得对,深圳是用来打拼的,东莞是用来收租的,广州是用来生活的。平民广州给人的幸福感在大排档、在步行街,在西关的麻石巷,在东山的榕树下,在熙熙攘攘的花市,在热热闹闹的茶楼。广州的幸福是容易找到的,你甚至能在一碗两三元却美味无比的拉肠中找到幸福(提一句,至于银记八块的鲜虾腊肠,那就更不用说了。猫猫认为,那简直就是贡品!)。
    第四,广州的包容
    广州的包容在哪里?
    报上是这样写的:睇楼,很少人因为你穿着牛头裤、趿一对人字拖鞋,就怀疑你买不起百万豪宅而给你脸色看;购物,很少人因为你讲一口“泥土味”甚重的北方方言,就白眼相向、坐地起价;打的,广州司机也许不会跟你神侃,但绝少兜路斩客;闲逛,老城区的叔伯阿姨三姑六婆也许不会把你往家里迎,但绝少用警惕的眼光,竖起人与人之间的一堵高墙……
    需要说明一下的是现在会有一些售货员给顾客脸色看,不过总体来说在顾客就是天堂的广州,买方的“待遇”是在逐步提高的。至少比起“人靠衣装”的哈尔滨,在广州的感觉来得要实在很多。在上海大家都衣冠楚楚、注重品牌,商家也以衣取人;而在广州你可以经常看到穿着T恤开奔驰的人停在马路边吃烧烤……
    叶曙明先生有些话语猫猫觉得写得挺对,这里引用一下:
    “近二十年由于北方文化和海外文化的大量涌入,广州的城市文化正处在历史的转型期,就像进行剧烈的化学反应,没有五十年也不能说基本定型。这种剧烈转型,不管我们的喜恶,已经是一个现实,反映在城市性格上,就是一种非常活跃的、充满多样性、充满动态的东西。我们无法用某一类概念去归纳,因为它的多样性,所以才充满争议性。”
    “历史上从来没有过一成不变的广州文化,以前人们说东山都是新移民,现在不说了,又说天河都是新移民,但一百年后,我们还能说天河是移民文化吗?而对外来文化保持着开放的心态,就是广州城市性格中最值得珍视的一面。有一个形象的说法:西关是‘老火汤型’,天河是‘白灼型’,但都是粤菜。”
    第五,广州的相互尊重
    关于这个,辛荷写道:不喜欢让别人为自己花太多的钱,是广州人很自觉遵守的潜规则。即使请多年不见的朋友吃饭,不浪费也是最重要的。广州人也自觉尊重别人的隐私权。没有得到邀请,不轻易闯入别人的家,同事间不主动询问别人工作电话之外的通讯方式,还有婚姻状况和收入等等。你不说,我不问,尊重别人的自由空间,是这个城市的习惯。
    这些方面广州人和北方人有着很大的差别。在北方,人情比自由似乎更重要。
以《其实你不懂广东人》一书为广东人“正名”的作家叶曙明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其实这是大家标准不同、感受不同所致。“比如,在饭桌上喝酒,北方人讲‘感情深,一口闷’,不闷就是不给面子,但广州人喝酒讲‘随意’,谁更有人情味?各有各的标准。”人情味是一种很主观的体验,“我很少听本地人说广州没有人情味,但确实听过不少外地人这么说,这就是大家的标准不同所致。”
    而且,也许是受香港的西方意识影响,广州人比较会替人着想,不让人难堪。比如,广州人绝不会常向熟人借钱,然后赖着不还。而讲哥儿们义气,向熟人借钱在北方人之间就很常见。
    粤语的一句“求其啦”正是广州人相互尊重及互相包容的真实写照,也是广州城和谐的基础。
    正如辛荷在他(她)的文章最后所写到的:此次调查,在“哪些因素与幸福度有关”的问题中,供选择的包括:节奏、便利、人情、文明、环境、交通、娱乐、赚钱。但我觉得缺了“自由”一项,所谓评价幸福度,只重人情因素而忽略自由,幸福度从何谈起!
    当尊重比关心更受重视时,那就是人情让位给自由的时候了。
    最后是广州的治安问题
    治安问题是最近的热点,整个广州也处于一个较为混乱的状态。说到在广州生活是否幸福,治安问题的谈及无可避免。
    热衷于“埋头数钞票”的广州人,真的冷漠吗?广州一项万户居民调查显示:被访者89.6 %参与过公益捐助活动。可广州人也的确冷漠:同样是这项调查,在所有道德规范中,广州人在“见义勇为、与不良现象作斗争”方面最欠缺勇气——对于发生在身边的违反社会公德行为的行为,仅15.7 %的广州人会出言制止。有人说:广州人钱包越来越涨,日子越来越好,“胆子”却越来越小,宁愿“破财”害怕“伤身”。
    广州市人大代表郑孝记不乏尖锐地指出:安全感是生活的基本要求,如果一座城市不能给老百姓提供安全感,又何来幸福感?“上世纪八十年代说没被偷过单车(自行车)的不算广州人,难道如今我们要让人们说‘没被偷过抢过就不算广州人’吗?不行!”他认为,是时候检讨我们的相关制度与机制了:职能部门的管理到位了吗?激励见义勇为的机制到位了吗?针对目前的社会治安形势,一定要用铁的手腕,重拳出击,“对犯罪分子手软,就是对人民不负责任!”只有出“狠招”,剜去“治安混乱”的“毒瘤”,广州才更有幸福感。
    确实,作为一个广州人,可以对各种调查报告结果不理不睬,但对自己身边的事情就不能没有行动了。但愿在这个方面,广州能向其他大城市学习。而我也相信,无论是地道的广州人还是外来工作的人,都会为建设好这片属于自己的地方而努力的!
希望我的广州一天比一天更美好!零六年一月,《羊城晚报》登出一系列文章,讨论关于广州市,广州人以及在广州生活是否幸福的问题。我生是广州猫,死是广州鬼。这个问题,自是要关心一下的。而有很多猫朋猫友不在广州,在广州的猫朋猫友又不一定看羊城晚报,看羊城晚报的嘛,也未必看到这几版……鉴于这个,我就不多说废话了,做做总结,添添补补,凑篇帖子给各位关心广州的友人。
    对这一系列问题的讨论源自这个“东东”——《2005年中国城市及生活幸福度调查报告》。这份报告是由某工商学院发布的,报告的结果显示:十大城市总体幸福度排行榜上,杭州、成都和上海位居前三,而广州的总幸福度及人情幸福度指数却排名倒数第一!广州被冠以“最没人情味城市”头衔。
    报上的第一篇文章提到:调查的科学性、权威性以及调查结论的逻辑性令人怀疑。据新华网报道,本次生活幸福度的调查通过网上问卷的形式进行,取得样本2371个。这个样本采集,是只对自己居住的城市作选择与判断呢?还是兼评其他城市?是仅限调查本地人呢?还是无论本地外地“通杀”?要知道,这十座城市,人口都在百万以上,2000多个样本,不到千分之一,难免以偏概全。因此有人在报纸上发表评论为广州叫屈:“幸福不幸福,广州人自己知道。但广州若因此背上一个‘最没有人情味’的恶名,就实在‘不抵’”。
    好了,事情的原委大概如此,至于在广州生活是否幸福,广州是否冷漠、没有人情味,猫猫在此简单做个叙述:
    第一,广州的淡定与务实
    这与讨论的问题有什么关系?唔,好像是没有。不过这是广州城的特质,而这种特质通常会被不了解广州的人们将之与冷漠等同起来。然而,猫猫以为:这不是冷漠!
    在此先提一句,上文提到的为广州叫屈的那位仁兄,我是非常感激他的,至少他应该非常热爱广州。不过我斗胆怀疑一下,他应该不是地道的广州人。因为,广州人不会为此而脸红脖子粗的。地道的广州人应该不屑于去做这些口舌之争。我相信,将这么一个消息告诉YJ,告诉Wennie,告诉DD,他们都应该会一笑置之的吧?呵呵……
中山大学中文系黄天骥教授,是地道的老广州。他对这个排名的第一反应是非常典型的“老广”反应:哦?排最尾?无所谓啦!以前广州还不是被人说过是“文化沙漠”吗?给人议论一下很正常,事实胜于雄辩嘛!在他眼中,广州能营造人心的平和与稳定,这就是广州给人的最大幸福。“无论面对非典还是禽流感,广州人为什么能那么淡定?不是广州人比其他地方的人更不怕死,而是广州人心中有数,没有对这座城市、对社会和未来的自信,又怎么会有这份淡定?” “天跌落来当被盖,为什么?因为有大家一起撑住嘛!”黄天骥笑言:这句俚语正是广州人互相之间有信任感、人情味的写照,这不是朝夕而成的,而是一种文化沉淀。
    广州的务实在哪里?
    报上是这样评论的:这里的人只做不说,不善吹牛,不会两杯老酒下肚就搂肩搭背称兄道弟,作两胁插刀状,非但自己如此,还劝诫后生仔要脚踏实地,不要“口响响,烧炮仗”,“三斤猪头得把嘴”。
    这位记者说得很正确。在广州长大的人从来都不会吹,侃。不会像北方人一样容易亲近,但却是实实在在。相比之下,许多北方人平时都天南地北,实际上只是夸夸其词而已。还有,俗语说得好:“数还数,路还路。”广州人的人情和金钱从来都分得很开。广州人不会打肿脸充胖子。吃饭打包也好、AA制也罢,似乎都是从这里逐渐北上的。
    第二,广州的自由
    谈到广州,在北京出生、上海求学、现在在广州工作的媒体从业人士黄小姐说:每个人都能在这里找到自己的机会与位置,有钱人有有钱人的快乐,没钱人有没钱人的活法,各自穿梭在街头巷尾生动而忙碌地呼吸着。什么阶层的人在这里都感觉自由、舒服,这就是广州的幸福。
    确实,当冷漠成为大城市的通病的时候,广州的表现确实是不错的。如果说北京与莫斯科相似到了极点的话,那广州则有点像俄罗斯的圣彼得堡。在广州并不像在北京和上海,通向成功的起点并不算高。还有,在广州有钱人有有钱人的活法,没钱人也有没钱人的潇洒。有时,看到坐在铁路边吃着三块钱一个的盒饭的民工也能笑得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我也会觉得,能够在这样一个自由而和谐的地方生活,确实很幸福!
    比较明显的还有宽松的政治氛围和开明的社会风气。喜欢自由的猫猫,自然是喜欢广州多于北京的了。
    第三,广州的平凡
    “所有的世界顶点和极端仙境,一落在广州这块土地上,就不可避免地变得平民化、本土化,不可避免被广州所融和,广州甚至为外来的麦当劳取了个相当广东化的名字——M记。这样一来,几乎所有的空降物原来清高孤傲的调儿逐渐被销蚀,到后来全都弥漫着一股子兴高采烈的、属于世俗的快乐劲儿。大街小巷的粥、汤和凉茶;乡土记忆的湛江鸡、清远鸡和生猛海鲜河鲜蛇虫鸟雀;就连广州的市花——红棉,也是一副不折不扣的平民风采。其争相竞放、怒然盛放之时,满目灿烂红花,她的身影遍布大街小巷,她的芳容任谁可睹。”一位文化人这样评价。
    是啊!有位兄弟(姐妹?)说得对,深圳是用来打拼的,东莞是用来收租的,广州是用来生活的。平民广州给人的幸福感在大排档、在步行街,在西关的麻石巷,在东山的榕树下,在熙熙攘攘的花市,在热热闹闹的茶楼。广州的幸福是容易找到的,你甚至能在一碗两三元却美味无比的拉肠中找到幸福(提一句,至于银记八块的鲜虾腊肠,那就更不用说了。猫猫认为,那简直就是贡品!)。
    第四,广州的包容
    广州的包容在哪里?
    报上是这样写的:睇楼,很少人因为你穿着牛头裤、趿一对人字拖鞋,就怀疑你买不起百万豪宅而给你脸色看;购物,很少人因为你讲一口“泥土味”甚重的北方方言,就白眼相向、坐地起价;打的,广州司机也许不会跟你神侃,但绝少兜路斩客;闲逛,老城区的叔伯阿姨三姑六婆也许不会把你往家里迎,但绝少用警惕的眼光,竖起人与人之间的一堵高墙……
    需要说明一下的是现在会有一些售货员给顾客脸色看,不过总体来说在顾客就是天堂的广州,买方的“待遇”是在逐步提高的。至少比起“人靠衣装”的哈尔滨,在广州的感觉来得要实在很多。在上海大家都衣冠楚楚、注重品牌,商家也以衣取人;而在广州你可以经常看到穿着T恤开奔驰的人停在马路边吃烧烤……
    叶曙明先生有些话语猫猫觉得写得挺对,这里引用一下:
    “近二十年由于北方文化和海外文化的大量涌入,广州的城市文化正处在历史的转型期,就像进行剧烈的化学反应,没有五十年也不能说基本定型。这种剧烈转型,不管我们的喜恶,已经是一个现实,反映在城市性格上,就是一种非常活跃的、充满多样性、充满动态的东西。我们无法用某一类概念去归纳,因为它的多样性,所以才充满争议性。”
    “历史上从来没有过一成不变的广州文化,以前人们说东山都是新移民,现在不说了,又说天河都是新移民,但一百年后,我们还能说天河是移民文化吗?而对外来文化保持着开放的心态,就是广州城市性格中最值得珍视的一面。有一个形象的说法:西关是‘老火汤型’,天河是‘白灼型’,但都是粤菜。”
    第五,广州的相互尊重
    关于这个,辛荷写道:不喜欢让别人为自己花太多的钱,是广州人很自觉遵守的潜规则。即使请多年不见的朋友吃饭,不浪费也是最重要的。广州人也自觉尊重别人的隐私权。没有得到邀请,不轻易闯入别人的家,同事间不主动询问别人工作电话之外的通讯方式,还有婚姻状况和收入等等。你不说,我不问,尊重别人的自由空间,是这个城市的习惯。
    这些方面广州人和北方人有着很大的差别。在北方,人情比自由似乎更重要。
以《其实你不懂广东人》一书为广东人“正名”的作家叶曙明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其实这是大家标准不同、感受不同所致。“比如,在饭桌上喝酒,北方人讲‘感情深,一口闷’,不闷就是不给面子,但广州人喝酒讲‘随意’,谁更有人情味?各有各的标准。”人情味是一种很主观的体验,“我很少听本地人说广州没有人情味,但确实听过不少外地人这么说,这就是大家的标准不同所致。”
    而且,也许是受香港的西方意识影响,广州人比较会替人着想,不让人难堪。比如,广州人绝不会常向熟人借钱,然后赖着不还。而讲哥儿们义气,向熟人借钱在北方人之间就很常见。
    粤语的一句“求其啦”正是广州人相互尊重及互相包容的真实写照,也是广州城和谐的基础。
    正如辛荷在他(她)的文章最后所写到的:此次调查,在“哪些因素与幸福度有关”的问题中,供选择的包括:节奏、便利、人情、文明、环境、交通、娱乐、赚钱。但我觉得缺了“自由”一项,所谓评价幸福度,只重人情因素而忽略自由,幸福度从何谈起!
    当尊重比关心更受重视时,那就是人情让位给自由的时候了。
    最后是广州的治安问题
    治安问题是最近的热点,整个广州也处于一个较为混乱的状态。说到在广州生活是否幸福,治安问题的谈及无可避免。
    热衷于“埋头数钞票”的广州人,真的冷漠吗?广州一项万户居民调查显示:被访者89.6 %参与过公益捐助活动。可广州人也的确冷漠:同样是这项调查,在所有道德规范中,广州人在“见义勇为、与不良现象作斗争”方面最欠缺勇气——对于发生在身边的违反社会公德行为的行为,仅15.7 %的广州人会出言制止。有人说:广州人钱包越来越涨,日子越来越好,“胆子”却越来越小,宁愿“破财”害怕“伤身”。
    广州市人大代表郑孝记不乏尖锐地指出:安全感是生活的基本要求,如果一座城市不能给老百姓提供安全感,又何来幸福感?“上世纪八十年代说没被偷过单车(自行车)的不算广州人,难道如今我们要让人们说‘没被偷过抢过就不算广州人’吗?不行!”他认为,是时候检讨我们的相关制度与机制了:职能部门的管理到位了吗?激励见义勇为的机制到位了吗?针对目前的社会治安形势,一定要用铁的手腕,重拳出击,“对犯罪分子手软,就是对人民不负责任!”只有出“狠招”,剜去“治安混乱”的“毒瘤”,广州才更有幸福感。
    确实,作为一个广州人,可以对各种调查报告结果不理不睬,但对自己身边的事情就不能没有行动了。但愿在这个方面,广州能向其他大城市学习。而我也相信,无论是地道的广州人还是外来工作的人,都会为建设好这片属于自己的地方而努力的!
希望我的广州一天比一天更美好!

上一篇: 领悟
下一篇: 那棵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