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猫猫温馨提示】如果网速不够而网页的下面部分不完整,请按F5刷新页面。谢谢!
猫猫的导师
来源:原创 | 作者:站长猫猫 | 发布时间: 2013-11-06 | 765 次浏览 | 分享到:
不知不觉,和导师认识已经十年了。猫猫承认,一开始我确实有很多地方无法理解她。可是十年过去了,从无法理解,到可以忍受,到开始接受,到开始明白,到从心里的理解,到最后的学会感悟 —— 其实,人和人真的很有意思。只要大家都心怀善良,那么他们之间真的不会有没法理解的东西。

猫猫的导师

转眼之间,离开莫斯科已过一年半。

想起曾经有一段时间自己恨不得以后再也不要回到莫斯科,而现在…… 人总是在变化的。如果活了三十载还不明白这个道理,那就太有点愚钝了。


    开始想念莫斯科的蔚蔚蓝天,想念它的红色的砖墙,想念那里的金黄深秋,想念那里的皑皑白雪。还出奇地想念,那些只有缘见过一面的可爱的俄罗斯小朋友们……








不过,其实,一个地方如果让人难以忘记,那么一定是因为某些人。有很多俄罗斯人,确切地说是莫斯科人在猫猫的生命里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是他们让猫猫更加难以忘记莫斯科和那里的点点滴滴。这其中,让猫猫毕生难忘的一个是Ирина Валентиновна Ларькина老师,她是猫猫的实践俄语老师。遗憾的是年纪轻轻的她已经去世了。猫猫将会为她制作一本电子杂志以作纪念。而另一位则是Елена Леоновна Бархударова老师。她是猫猫的硕士和博士导师。如果有缘,希望也会是博士后导师吧——但愿这不仅仅是个遥远的梦想。

不知不觉,和导师认识已经十年了。猫猫承认,一开始我确实有很多地方无法理解她。可是十年过去了,从无法理解,到可以忍受,到开始接受,到开始明白,到从心里的理解,到最后的学会感悟,其实,人和人真的很有意思。只要大家都心怀善良,那么他们之间真的不会有没法理解的东西。

想起一些导师曾经说过的话,和导师之间的一些事,在这里记录下来:

 

Опыт — это то, что мы получаем, когда не получаем то, чего хотим. 

一直觉得导师说的这一句话很精妙。可能是因为猫猫的中文水平比较差,所以自觉无法用同样精妙的汉语准确翻译出来。它的大意是:“经验,就是我们得不到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时得到的东西。”这句话一直激励着我,使我一直相信,无论自己干什么,都一定不会徒劳。

 

“很遗憾,Златоустова 已经不是 подчеркивает,而是подчеркивала了。”

有一天,导师帮我改论文的时候,忽然叹了口气,对我说了这一句话。文章里面写的是:“兹拉托乌斯托娃强调(一般现在时):……”,而导师则改成了“兹拉托乌斯托娃强调(一般过去时):……”。猫猫这才想起,兹拉托乌斯托娃老师已经于不久前去世了,而引用的她说的话也成为了过去。兹拉托乌斯托娃也是一位著名的语音学家。唉,导师看着一位曾经朝夕共事的好朋友的话从现在时变成了过去时,心中感受真是难以言喻。忽然想到,不知道猫猫和猫猫的家会在什么时候变成过去时呢?

 

“唉,今天我一直工作都没有休息啊!咦,嗯,不过,刚才我出去复印了一下,也算是休息过了。”

这天来到导师的办公室,看到导师坐在电脑前忙着收发邮件。猫猫挂好了外套坐在旁边,等着和她一起看论文。忽然,她说了上面的这句话。导师是个工作狂。在猫猫看来,她的生活其实真的很单调!她的满足感就来源于不断地写出新的论文和发现新的语音学思想,再无其他。吃饭、休息、度假,对于她来说,都是为了维持她的创作的必要条件,否则,她可以不吃饭,不休息。也许,对于猫猫甚至世界上的很多人来说,写几篇论文是为了获得学位、评上职称,最终生活过得好一些,吃得好、休息得好、去好的地方度假。而对于导师,恰恰相反。可是,如果没有导师这种人,科学不就停滞不前了吗?对于导师的生活方式,猫猫不一定要赞同,以前也不理解,可是现在,猫猫理解了,而且,必须怀着无比的崇敬……

 

“这里你再回去查一下,确认一下是引用我的哪一篇文章。如果找不到的话,那你就引用我的博士后论文好了,因为我也不记得我在哪里写过这个东西了。如果你答辩的时候有人问为什么没有页数,那我就告诉他,我确实写过这句话。让他去翻我的博士后论文吧!等翻完发现没有,他也不能对你的答辩构成什么威胁了,哈哈……”

论文接近完成,快要答辩了,一些细致的地方也没有时间再去深究。其实,猫猫觉得,导师的细致已经近乎苛求了,可是导师仍然坚持到最后一刻。有的时候,猫猫真的会因为导师的严苛接近崩溃!可是没想到,接近答辩了导师会说出这么一句有点顽皮的话。事实上,导师虽然平时对我严格,但是在关键的时候总是爱护有加,从她在答辩时候对我的赞美之词就可以看得很清楚。对她猫猫只有衷心的感激。

 

导师有一台老掉牙的台式电脑并视之如宝贝。台式机储存了她所有的重要文档。这天,我把U盘拿去她家拷东西。她把我的U盘插到手提里面杀完毒。之后我说,那您把文章拷给我吧!她说:“不行!一定要经过手提拷!”我说,那U盘不是在手提上面杀过毒了吗?她说:“那也不行!这台电脑就是我的女儿。我谁也不让碰!”我晕倒……

 

猫猫发现,其实年过半百的导师有一颗童心。因此,她常常会因为一些小事情而感到快乐。那一天,我们在修改论文的时候在WORD里面输入了俄文单词“普通话(путунхуа)”。这时候下面出现了红色的波浪线(提示输入错误)。导师很高兴地对着电脑说:“哈哈……你不喜欢“普通话”这个单词吗?嗯,你现在就要开始记住这个单词咯!”是的,她的电脑因为我,记住了“普通话”这个俄文单词。

 

导师的先生已经七十多岁,比导师大18年。由于之前喜爱喝伏特加等原因,身体变得大不如前。每次说起这个,导师总是忧心忡忡。说实话,猫猫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安慰的话比较好。有一次,导师问我:“如果以后有一天我到中国生活,您(十年来,导师一直尊称我为您,尽管我是她的学生,并且比她小二十年)能帮我找一份教俄语的工作吗?”

听到这样的话,猫猫先是一愣,后不由得心酸起来。猫猫知道导师在想什么。我问:您为什么会考虑到中国教俄语呢?她说:“唉!现在的俄罗斯,谁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情?!万一呢?我不能在莫大教书了的话,我可以去投靠你吗?”

我原本想说:“啊,没事儿,我一定能把您养活的!”转念一想,我又有什么能力?真的能把她养活吗?这样的谎言,尽管是善意,可是可以不说的话——这辈子也不愿再多说了。

于是我只好心怀歉意地玩弄了一下辞藻说:“啊,没事的,我可以把你喂饱的。(Я вас покормлю!)”我想,不让导师饿肚子的能力我应该还是有的吧……